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金砖国家经济2018年形势和2019年展望

对外经济研究所刘栩畅2018-11-20

2018年以来,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延续2017年增长态势,预计全年印度有望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其他三国实现温和增长。此外,需持续关注四国汇率、通胀预期和国内改革对经济的短期影响。
一、2018年金砖国家经济形势
今年以来,印度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二季度同比增长8.2%,高于市场预期,通胀压力有所缓解。俄罗斯得益于世界杯的举办,二季度经济增长加快。巴西和南非二季度增速有所放缓,通胀压力持续,失业问题依然突出。四国继续保持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基准利率上调或保持稳定。
(一)印度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其他三国持续温和增长
印度2017-2018财年(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经济增长率为6.7%,略低于上一财年的7.1%。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7%,二季度GDP同比增长8.2%,是2016年一季度后的最高增速,主要增长动力来源于家庭消费和进出口。各行业中,金融、房地产和专业服务业、制造业、农林渔业表现亮眼。
俄罗斯2017年四个季度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0.6%、2.5%、2.2%和0.9%,增长动力源于国际原油价格回升以及国内的进口替代发展。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3%,二季度同比增长1.9%。增速的提升主要得益于足球世界杯的举办,使得酒店、交通和餐饮部门的增速加快。
巴西2017年一季度同比增长率为零,结束连续12个季度的负增长,二至四季度保持连续增长,同比增长率分别为0.4%、1.4%、2.1%。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率为1.2%,二季度为1%。五月份货运卡车司机罢工造成家庭消费增速放缓和出口下滑,是造成经济增长减速的主要因素。
2017年南非经济增长率为1.3%,消费是拉动南非全年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贡献经济增长1.5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率为0.8%,二季度则降至0.4%,为2016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值。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农林渔业、采矿业和建筑业的收缩,今年上半年分别同比下滑4.8%、0.8%和0.9%。
(二)俄巴南三国通胀率不同程度上升,南非仍处于高失业状态
印度去年6月通胀率降至1.54%,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受国际原油价格上行趋势影响,1-7月通胀率均保持在4%以上,10月由于食品价格下降,通胀率降至3.31%。俄罗斯2015年通胀率跃升至16%,随着食物、衣物、交通、住房等价格上涨减缓,俄罗斯通胀率逐步回落至俄央行4%的调控目标内。今年,1月和2月通胀率均为2.2%,为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下半年后由于食品价格增长加快,通胀率逐步走高,10月达到3.5%。巴西2015年以来通货膨胀严重,去年8月通胀率已逐步回落至2.46%,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石油和食品价格的走高,今年6月以来巴西通胀率跃升至4%以上,10月通胀率升至4.56%。受燃料价格下调等因素影响,南非去年通胀率总体呈下降趋势,今年3月降至3.8%,为2015年2月以来的最低值。因交通和燃料价格的上升,南非4月后通胀率重回4%以上,8月和9月通胀率均为4.9%。
印度失业率自2014年以来缓慢上升,2017年失业率为3.52%。由于统计不完全的原因,印度实际失业水平高于该数据。俄罗斯失业率在国际金融危机后达到9%以上,后总体呈下降趋势。今年以来,1月失业率为5.2%,9月降至4.5%,创新历史最低水平。巴西失业率曾长期保持在8%以下,2015年后出现大幅上升,2017年底降至11.8%。今年失业率曾一直处于12%以上,9月失业率降为11.9%,是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南非失业问题依然突出,2017年失业率均保持在26.7%及以上。今年一季度失业率为26.7%,三季度升至27.5%,失业人数达到621万人。
(三)贸易规模保持增长
印度2016年货物进出口额下滑5.8%,2017年贸易情况总体改善,进出口额增长18.7%。2018年1-8月,印度货物进出口额为5566亿美元,同比(下同)增长14.8%。其中,出口2167.8亿美元,增长11.7%;进口3398.3亿美元,增长16.8%;贸易逆差1230.5亿美元,增长27%。
受美欧制裁影响, 2014年下半年后俄罗斯出口大幅下滑。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上涨、进口替代发展,俄罗斯贸易情况改善。2017年货物贸易额增长24.8%。2018年1-7月,俄罗斯货物进出口总额为3836.7亿美元,同比增长21.7%。其中,出口2478.9亿美元,增长28.1%;进口1357.8亿美元,增长11.6%;贸易顺差1121.1亿美元,增长56%。
巴西货物贸易2017年增长14.2%,进、出口分别增长9.6%和17.6%。今年1-10月,巴西货物进出口额为3505.2亿美元,同比增长13.6%。其中,出口1990.8亿美元,增长8.5%;进口1514.4亿美元,增长21.2%;贸易顺差476.4亿美元,下降18.5%。
南非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贸易萎缩,2017年转为增长,增幅为14.8%。2018年1-8月,南非货物进出口额为1249.6亿美元,同比增长11.5%。其中,出口624.9亿美元,增长8.4%;进口624.7亿美元,增长14.9%;贸易顺差2391.4万美元,下降99.3%。
(四)财政赤字持续,货币政策趋稳
自2011财年以来,印度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率逐步压缩,2016财年财政赤字率降至3.5%,2017财年保持不变。印度政府债务水平2011年以来基本稳定,2017年底为68.7%。俄罗斯2012年以来财政连续赤字,2016年达到3.4%,2017年缩减至1.5%。2015年后,俄罗斯政府债务率逐步降低,2017年降至12.6%,低于其他金砖国家。巴西政府2001年以来连续出现财政赤字,2015年财政赤字率10.2%,为历史最高,2017年财政赤字率降至7.8%。巴西政府债务率在2014年后大幅上升,2017年再创新高,达到74.04%。南非2008年以来财政预算连续赤字,2017年为4.6%。同期,政府债务率逐年上升,2017年升至53.1%。
印度和俄罗斯央行基准利率略有上调,巴西和南非则保持不变,在最新的利率调整中趋于稳健。印度央行去年下调基准利率至6%,该利率是2011年以来的最低值。今年由于通胀预期,印度央行两次上调利率至6.5%。俄罗斯央行去年底基准利率为7.75%,今年上半年两次下调基准利率至7.25%,9月则将利率调增至7.5%,以应对外部市场不确定性及金融市场脆弱性可能引起的通胀风险。巴西2017年底基准利率已降至7%,今年上半年央行两次下调基准利率至6.5%,10月底宣布继续维持该利率。南非央行去年基准利率已降至6.75%,今年3月再次调整至6.5%,9月宣布继续维持该利率不变。
二、2019年金砖国家经济展望
总体来看,明年印度将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俄罗斯、巴西、南非可保持温和增长。但需关注四国货币汇率、通货膨胀情况,以及政治、社会等非经济因素对经济走势的影响。
(一)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有利因素
印度去年国内一系列改革对经济的短期波动影响基本消散,持续释放活力,今年以来投资者信心稳定,1-10月制造业PMI均保持在51以上,新增出口订单增长,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需求增大,有利于印度的投资和出口。
俄罗斯进口替代等已具成效,稳定的政策环境利于经济发展。制造业PMI在5-9月在48和50之间徘徊,到10月升至51.3,得益于新的产出和订单以及国外需求的增大,有助于出口和投资的增加。
巴西今年以来消费信心保持,由于对未来收入增长和财务状况改善的预期稳定,1-5月消费者信心指数稳定在102左右,由于对通胀和失业情况担忧减轻,10月消费信心指数升至111,创四年内的新高,利于其国内消费需求的支撑。
南非消费者受国家领导人更换后对经济的乐观预期影响,今年一季度实现消费信心指数的逆转,2015年以来南非消费者信心指数均保持在负数,而今年一季度达到26,二季度略降至22。商业信心指数在今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45、39和38,好于去年的总体水平。
(二)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
近期仍需关注印度银行和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脆弱性问题。此外,受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影响,今年一季度印度消费者信心指数回落,一季度为95.1,二季度为97,三季度为95,低于2015年和2016年的水平(100以上),对国内消费需求的释放存在负面影响。燃料和钢铁价格的上涨,也造成了制造业成本的上升。
俄罗斯经济虽然从美欧制裁的困境中走出,但仍未从依赖资源出口的发展模式中转型,未来经济前景依然受制于外部环境,国内退休及养老制度等相关改革推进也并不顺利。今年以来,商业信心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依然为负值,商业信心指数弱于去年年中水平。
巴西政局的长期不稳是影响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由于对当前及未来情况的恶化预期,巴西商业信心指数今年以来总体呈下降趋势,1月为59,6月降至49.6,10月略升至53.7。此外,巴西老龄化加剧,而养老金改革推动困难,进一步增加了高债务率下的财政风险。
南非新国家领导人就任带来新的发展前景,但短期内仍无法解决经济脆弱性大、失业率高等长期问题,易受国际市场环境影响。近期推动的国内土地改革,涉及的利益广泛、博弈加剧,对南非经济和社会均是一次重大的考验,也是影响南非经济增长走势的关键因素。
(三)经济总体走势
综合来看,印度和俄罗斯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较为稳定,但是巴西和南非则存在较大的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调低了巴西和南非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测值,预计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四国的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7.3%、1.7%、1.4%、0.8%,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7.4%、1.8%、2.4%、1.4%。
三、对我国的影响及对策
近期来看,四国风险主要集中在美元指数走高对于四国货币贬值的影响,推升国内物价水平,造成生产成本以及消费成本的上涨,需密切跟踪美元加息进程及美元指数变化对四国金融市场稳定以及经济增长的后续影响。同时,需关注四国国内重大改革进展可能对经济产生的影响。
(一)关注四国汇率及国内改革进展
受美元指数走强影响,今年以来美元兑金砖国家货币汇率均不同程度上涨。货币贬值加大进口成本,推升物价,对消费和生产均有不利影响,目前四国已不同程度显现。同时,汇率贬值对金融系统较为脆弱的发展中国家产生冲击,有大额资本外流风险。此外,应持续关注巴西、俄罗斯养老制度改革、南非土地改革等国内重大改革可能对经济产生的短期波动和长期影响。
(二)深化双边经贸合作
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与我国互为主要贸易伙伴。2017年,我国为印度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为俄罗斯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为巴西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为南非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应继续扩大与四国的贸易规模、优化贸易结构。同时,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装备制造等经济建设重点领域深化合作,通过优势互补,促进各自经济发展转型,实现互利共赢。
(三)加强金砖国家机制建设
金砖国家合作十多年来,合作领域逐步扩大,合作框架日益充实。随着各项合作走向深入,为更好地推进和落实合作,对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相对于其他国际合作机制而言较为松散,基本为政府主导,存在企业、智库等民间主体参与不足、合作执行效率较低等问题。建议积极发挥顶层设计优势,通过规范各项合作为深入合作夯实制度保障基础。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档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8594

访问量: